They──say──don't──trust──YouMe──WeUs──


他們說,不要相信他的話。
當他提起細長銀劍出門時,他都明白他將去做什麼事。
〝我去給你修盔甲〞那金色說,親親他眉眼,笑著擁抱鎖甲與劍出門。
那些、生命、就要被毀滅。
牧師說,他回來時優雅朱紅袍角有血紅痕跡。
他在敵人的血中想必是那麼恐怖地美。
法師說,他臉上微笑快樂,再不見怒意。
他們不知道不明白也看不清。


If──that──hurts──you──that──hurts──me──too──


他們說,不要相信他的話。
〝痛麼?〞身體支跨在他身上,那血精問。金髮比燭光更明亮。
〝不痛。〞他回答。不想讓他離開旅店、提著劍投入荒野。
獵人說,泉爪山貓驚恐害怕,不敢接近甫回旅店的他。
他閉上眼能看見,血、臟器、和凝固的慘叫。
盜賊說,你睜開眼仔細看啊!看清他身上那些深紅的點、你怎會見不清!?
他們不懂不瞭解、不清楚望不見。


IT'S   ALL   ABOUT   US    ALL   ABOUT   US    ABOUT    US


傾著容顏,他低頭向床舖上的他,停下。只要有呼吸與呼吸糾纏就好。
〝我很乖。〞他說。臉埋在他頸窩,沐浴過的燦金髮絲滴落顆顆透明水珠純真一如羊羔。
〝我知道。〞他說。抓來毛巾,略過傷口的疼,溫和起身給他擦頭髮。
他們說,不要相信他。
你知道他實際上幹了什麼。
不要相信他。
德魯伊顫抖、戰士深呼吸。薩滿手掩上眼不願再眺望靈魂與祖靈之界。
死靈怨恨亡骨滿山滿谷填滿海洋

不要相信他。

They don't know and they can't see──

他嘆氣。
〝盔甲修好了。〞抱著鎖甲進門,他微笑說,放好乾淨反光的劍。
他看向他。看他全身同樣乾乾淨淨、看他神情自然無辜。
他們說:不要相信他──
〝辛苦了,歡迎回來。〞他柔和笑。
而那金色光亮愉悅滿足回應他笑開。

Before   that   before  that ──We──HAVE──BEEN──

〝為什麼有些生物就是不明白,〞他抱著他摩蹭著他困惑。〝傷你和傷我沒有差別。〞
不理會坦克總是不可能毫髮無傷,他困惑地窩在他懷裡親吻。
而他輕輕瞇眼,神情如往平靜純善。
他們說,不要相信他。

在那之前他就已知道。
他們都不會明白、都看不見。

 

 

看不見真實的他在縱容放任。

 

 

他溫柔在他嘴角印下一個吻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聖騎每次受傷都如此

找到首好聽的歌ˇ

要考試了不能準時更新QAQQQQ

回家囉OwO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沼澤地 的頭像
沼澤地

紅樓

沼澤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