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情

狼人區:

保衛家園

王子說:

保持警戒,警衛們!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入侵者,但是西峽已經淪陷而且我們和港鎮都失聯了。要有以寡擊眾的心理準備!

我要你們控制住周圍的區域,每個城門隨時要有兩個警衛,不准進來,不准出去

我們從天譴軍團手上保護了吉爾尼斯。我們從北門反抗軍手上保護了吉爾尼斯。我們也會從這個新威脅的手上保護吉爾尼斯!

 

化人

黎洛斯‧疾風說:就像戈德林的靈魂曾經祝福過我們的德魯伊一樣,讓──獲得他們一族智慧的祝福和狼神力量的祝福。

亞珊卓拉‧風爪說:當達然尼爾安撫那些奉給野獸和拋棄平衡的詛咒德魯伊時,讓塔爾多倫安撫──。

狂野的塔爾倫說:讓鐮刀切開不應該結合的!讓靈魂駕馭野獸,讓野獸駕馭靈魂!

 

國王會談

羅娜‧克羅雷大喊:父親!

達瑞亞斯‧克羅雷領主大喊:羅娜!

高佛雷領主說:克羅雷!命令你和你的精靈朋友們為國王的軍隊效命。不管受到詛咒與否,你仍然必須遵守吉爾尼斯的法律!

達瑞亞斯‧克羅雷領主大喊:這討厭鬼是你的代言人嗎,吉恩?你是以朋友的身分來找我們嗎?還是以暴君的身分?

吉恩‧葛雷邁恩國王說:不,老朋友。我是以對等身分前來的。

(吉恩化為狼人)

高佛雷領主大喊:不可能!

達瑞亞斯‧克羅雷領主說:是的,吉恩。使我們結合的不是法律。是更強大的東西。我的人已經準備好為你的命令獻出生命。

吉恩‧葛雷邁恩國王說:那就這麼決定了。我們會聚集所有吉爾尼斯的人,並把被遺忘者趕出我們的土地。

 

食人妖區:

札爾基拉

我回來完成我該做的,暗矛部族。這些島嶼將染上你們的鮮血。

你的父親是個弱蝦,沃金。我會好好享受消磨你的生命的,就像我對他所做的一樣。

另一個暗矛戰士獻祭在我的祭壇上。一個接著一個,你們所有人都將死亡。

索爾不在這,他這次無法再救你們了,暗矛部族。溜回暗影去吧,因為我會把你們一個個殺得乾乾淨淨。

浪潮將會衝垮整個暗矛部族。

弱蝦食人妖,希望是不存在的。你們的死亡已經被浪潮預測到了。

當我解決了你們一族,我將獵殺那個之前從我手上救出你們的獸人垃圾。沒人得以存活。

離開你們安全的城市是個愚蠢的決定。回到海洋邊注定了你們悲慘的下場。

 

贊塔布拉

(贊塔布拉笑了笑)傳言是我們散佈的,老兄。這可以讓札拉贊恩離我們遠一點。別聽到什麼就相信什麼。我們現在是公會的新人,幾年前才開始,都還在學習。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,我們畢生都在做準備...

我們有些人曾經是羅亞牧師,就是巫醫,與札拉贊恩一樣...(贊塔布拉將臉面向南方時表情也變得凝重)我們以為靈魂對我們生氣;我們沒有猜到是札拉贊恩慢慢地將我們與它們進行分裂。我們知道他的力量強大,但沒想到那麼強大……然後,當他的巫毒術到達了另一座島後,我們已經無力阻止他了

(贊塔布拉閉上眼睛並搖了搖頭)當沃金呼籲大家開始逃跑時,我們……我們無法在犯下如此重大的錯誤後面對氏族。所以,我們便往南跑,到了未受到汙染的叢林島。第一晚,野生的大自然取走了我們幾個人的性命。我們在島中央的洞穴深處避難,但我不斷地做夢:我看到了一個景象!

(贊塔布拉的頭轉向了你。她的眼睛發出光芒,笑著露出了獠牙)是一片叢生,我前所為見的茂盛和野生叢林!而且站在我面前的,是一隻先祖迅猛龍,只存在於艾歐亞傳說中的偉大獵人──鋼克!迅猛龍之靈與我對話,跟我說它把我的靈魂帶到了一個叫做翡翠夢境的地方。鋼克的靈魂被困住了。但是鋼克,身為先祖之靈,可以穿越札拉贊恩的巫毒將我的靈魂帶到它那裡

札拉贊恩無腦的僕人們在殘殺島上的野獸,燃燒樹木和植物。鋼克需要我們去拯救島上的生物。但因為我們無法在札拉贊恩的淫威之下聚集羅亞的力量,鋼克教導了我們一個新的方法與所有自然界的元素進行連接,與它們直接合作,不再是一次聽從一個羅亞的意志。一開始很困難,是啊老兄,但鋼克告訴了我們如何進入翡翠夢境直接與靈魂對話和向它們學習!

(贊塔布拉笑了)其他的羅亞,特別是希瓦拉爾,對於這項計畫一點都不關心。他們仍然希望我們一個一個來,而不是一次和全部的靈魂。但是鋼克使他們別無選擇,因為他們知道在札拉贊恩的統治之下,這是唯一拯救回音群島的方法。我一直在想,鋼克其實對其他的羅亞也不怎麼在乎。當我們還在向其他羅亞學習的時候,它一直在鬥它們。

我們已經跟那些靈魂合作好幾個月了,老兄。但是我們大部分的人早就知道我們以前服侍的羅亞是什麼型態。這並不簡單,但是翡翠夢境本身就是很厲害的老師,同時由靈魂它們教導你...這讓一切的進展更快。這不代表要在札拉贊恩眼皮子底下進行這一切很簡單。即使我們用上新的花招,加上羅亞它們的鼎力相助,我們多年來還是被他的巫毒和他無腦的僕人殺死了一些兄弟姊妹。但是我們讓回音群島維持生機,而且當沃金和他們暗矛部族回來時,我們已經知道如何解決札拉贊恩了。

是的,老兄,以現在來說是這樣。它們並沒有太過熱衷於教導我們,但是只要我們繼續讓群島繁榮下去,它們就會繼續幫助我們。在札拉贊恩死亡後,鋼克在離開前告訴我們,若其他的羅亞沒有維持說好的協議的話,該如何聯絡它。我希望事情不至於走到那個地步...但是為了保險起見,我們跟那個塞納里奧議會取得了聯絡。(贊塔布拉瘋狂地咯咯笑著)噢,你應該看看那個夜精靈臉上的表情……

 

朱尼(待補)

是啊老兄,讓我們敲爛一些提基頭顱吧!

你的訓練師應該就在訓練場這附近。晚點再聊囉,老兄!

 

哥布林區

科學家

荷巴爾特‧繫錘大喊:準備微型機械雞!

助理格里利說:不用吼那麼大聲,荷巴爾特。我人就站在這裡。真是的!

助理格里利說:好了,一隻微型機械雞。真不曉得你是怎樣想出這些名字的。

荷巴爾特說:你不懂的東西可多了,親愛的格里利。這就是為什麼你是助手,而我...我是荷巴爾特‧繫錘!

格里利翻起白眼,嘆了一口氣。

助理格里利說:是,繫錘博士。

荷巴爾特說:很好,現在離終極凹面可裂變測試平台遠一點。慢慢來,麻煩你。

助理搖了搖頭

荷巴爾特說:謝謝。現在看我把極度不穩定的微型化過程穩定下來。

荷巴爾特說:我要把食物儲藏的可怕問題轉變為污水企業聯合的金雞母!

荷巴爾特說:我很快就會成為史上最受尊敬的哥布林工匠!

荷巴爾特說:打開開關!

格里利咳嗽不止

助理格里利說:呃,荷巴爾特,操控台就在你前面。

荷巴爾特說:非常正確,格里利。你通過今天的快問快答測驗了!

荷巴爾特說:我現在要打開開關了!

荷巴爾特說:格里利,你感覺到了嗎?我成功的一刻即將來臨!

荷巴爾特說:世界各地的雜貨店老闆將付給我一部分的營收!

荷巴爾特說:我要打開第二個開關了!

荷巴爾特說:等等...有點問題!

助里格里利說:你覺得呢,荷巴爾特,微型機械雞更不穩定了,它在變大!

荷巴爾特大喊:我知道...我知道!撤銷開關在哪?撤銷開關呢?

助理格里利大喊:最右邊那個!快點,荷巴爾特!要爆蛋了!

荷巴爾踏大喊:啊,管他去死!我一直都很愛你,格里利!

助理格里利大喊:什麼?!!!

荷巴爾特大喊:現在就打開撤銷開關吧!

荷巴爾特說:我們還活著嗎?

助理格里利說:對,我們還活著,繫錘博士。不過你差點就成功了。

荷巴爾特說:我們當然還活著,親愛的。而且看看那裡。微型機械雞的穩定化看起來完全地成功了!

助理格里利說:你臉上是雞蛋嗎?

荷巴爾特的下巴掉到地上。

助理格里利說:好了,剛剛那句''一直都很愛我''是怎麼回事啊,繫錘?

荷巴爾特說:我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,格里利小姐。

助理格里利說;這點我們倆都同意,博士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沼澤地 的頭像
沼澤地

紅樓

沼澤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